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2012-07-20 16:2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11月中旬,韩斌发表了《巩义、偃师的战友 我们来看你们来了》的文章及照片,看到温玉龙、郭龙安等偃师战友赶去会面,我很感慨也受启发:一是岁月不饶人,“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劳作使他们过早苍老;二是战友聚会,回农村的战友既没经费又没时间很难到大城市专门见战友。于是产生一个愿望,要像北京、郑州、武汉、深圳4地战友一样“上山下乡”,到县和乡镇看看,到战友们家中看看,体验一下他们的生活,了解一下战友们,特别是回农村的战友,他们的 生存状况怎样?

上月末(6月28、29日),为纪念“七一”,单位组织党员到海丰参观“彭湃纪念馆”和中国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所在地“红宫”、“红场”旧址,徐向前的《奔向海陆丰》(节选是我初中的课文)就发生在这里。活动结束后刚好是周末,我就利用这两天,探望了1988年入伍的几个我营战士(背景:1986年,武汉军区撤消,湖北省军区隶属广州军区。第二年开始在广东招兵,分配到通信营的,1987年为广州市城市兵,有叶熙良、邱绍真、陈武朝等;1988年为农村兵,有陆丰市(县级)、陆河县和龙川县,都是粤东的客家人集聚地。目前已知道的有陆丰的余耀财、李庆文、温秦湘,陆河的邓少勇,龙川的邓集艺、李红碧、马仁天。

1988年的兵现在基本都过了40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退伍后回到家乡如何为生,过得怎样?是我关注的问题。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在少勇正在装修的餐馆前合影

 首先见到的是邓少勇。少勇是汕尾陆河县六合镇人,是广东农村兵中最早和我联系的,我也曾在陆河出差时专程看过他。因在营部炊事班时送到湖北商学院培训过厨艺,有了一技之长,复员后在镇上租房开了一家餐馆,夫妻俩起早贪黑,经营者这片天地。让我吃惊的是,他居然有4个孩子。餐馆租的是两层楼房,上住人下开店。在一个镇能租两层小楼,做餐饮还算不错,可要养活4个小孩,日子过就过得“紧巴巴”的,但“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想想当时军队大力提倡培养“军地两用人才”,有一定远见。掌握一门实用的手艺,对文化底子薄的农村兵尤为重要,“一招鲜吃遍天”嘛。

我这次是在汕尾市区(地级市)见到邓少勇的,他关停了陆河县六合镇的餐馆,在汕尾市区租了210平方米的两层小楼(下90平方米,上120平方米),正在紧锣密鼓的装修。楼上楼下全部用于餐馆,下餐厅,上包间。与家乡原餐馆相比,上了一个档次。问起为何“舍近求远”,他说家乡镇上的人流越来越少,客源也越来越少,再做就越做越亏。现在找的地方,虽然有点偏,但租金便宜,何况挨着法院等几家机关,客源的前景不错。看到他“与时俱进”,把经营店从山区县的镇上移到地级市市区,不落潮流,倍感欣慰。少勇的未来是继续操练锅、刀、勺,烧、焗、闷、抄,挣得一份辛苦钱,供儿女读书成人(老大已上高中),看来问题不大。前几天,少勇告知新馆将于本周末开张,我去不了了,在此遥祝开业大吉、生意兴隆。

29日中午,我赶到陆丰与余耀财、温秦湘(耀财开车带秦湘来接)和李庆文(从广州回到陆河办社保,再随我回广州)会合,吃罢中饭一起前往耀财家乡。秦湘和耀财同乡,都是陆丰陂洋镇人,两人相距也不远。秦湘现在是陆丰龙潭灌区陂洋管理站的职工,收入不算高(他说1千多元),但工作很轻松,一年出巡2次搞掂。平时就是帮老婆经营杂货店和果林,是真正的“亦工亦农”。膝下有2个小孩,住在单位的福利楼房里,楼虽然比较旧(大概是上世纪80年代建的),可环境不错,立在荔枝林之中。正值荔枝成熟,又是丰年,满眼硕果累累,红灿灿一片挂在枝头,煞是喜人。不一会秦湘老婆从自家树上采来风味各异的“桂味”和“糯米糍”荔枝,现采现吃,一个“鲜”字了得,特别甜,剥过荔枝的手黏糊糊的(苏轼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可能就是在树下吃荔枝有感而发)。临行时还“吃不完兜着走”,送了两筐荔枝,好在当天有车带回广州,否则时间久了就会暴殄天物。(可惜行色匆匆,忘了照相。)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余耀财楼房(左图中)                         一楼大厅(上)            耀财夫妇(下)     

耀财的家乡“双坑”,地理特殊,处于陆丰、揭西、惠来交界处(揭西、惠来属揭阳市辖县,为客家人和潮汕人混居地。客家话和潮汕话属两种不同语系)。耀财住的村子,沿324省道修建,村庄都姓“余”,人数过万。虽粤东地区的人口密度大,早有所闻(原潮阳县人口200多万),但余氏家族在300多年间如此兴旺并仍集聚一起,还是令我惊讶。后来我们到他的住处一看了得,兄弟4人各有一栋楼房,其规模和装修非城里可比。参观他的住所,在主卧室看到其结婚照,才真正想起在通信营无线连的余耀财模样,《相册》(战友当年)发表带回的几张照片,恢复了耀财的“本来面目”,现在的变化太大了。耀财的子女比少勇还多,一家8口,人丁兴旺,名不虚传。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吃的全是土生土长的,青菜是地里拔的,猪、鸡、蛇肉都是野的,耀财整了一顿纯天然的食品,爽。

他们村的东北与惠来县葵谭镇(也在324省道上)接壤,到镇中心就几分钟的路程,所以他们是在陆丰生活,在惠来消费,我们这次吃住也都在惠来县葵谭镇。耀财指着路边的一座平房,说他的创业就是在这里开餐馆开始的,地点就在葵谭镇。多年前,为解决葵谭农场职工的养老保险问题,我曾经来葵谭调研过,那时不知耀财“近在咫尺”,晚上散步就可以到他家,错失良机。

耀财现在的“基地”离驻地不远,集养猪场、砖厂于一体,在他的办公楼上,一览无遗。猪场既卖猪仔,又卖成品猪;砖厂规模也不小。我还看了他200多亩的林场,引进改良的美国油松已长到一人多高。他说还有一处山地比这儿大得多,除了种树外,还准备利用优越的地理环境,办一个休闲之地。在他带我们游走一番后,发现离双坑不远的三县交界的山地,山清水秀、风景宜人,在此休闲定赛“活神仙”。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风景这边独好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耀财的林地(李庆文 温秦湘 余耀财)  

耀财应该是88年兵农村籍最富有的了,谈起他退伍之后的路,打过工,干过苦力,搞过装修,开过餐馆等,什么苦都吃过,经历了“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的历程,直到今天成了“老板”。我发觉他的脑袋瓜子比较活,具有前瞻性,下列诸事可见一斑:一是对基地实行适时监控管理,基地有16个监控点,在50寸平板电视上一览无遗。这些在大城市,大企业已司空见惯,但在山区能想到并舍得花钱并不多。二是投资“养猪”与“烧砖”“风马牛不相及”的项目,是要一些勇气的。三是在别人还不看好的时候,顶着岳父的压力,花万元买200亩荒山,是要一些远见的。四是他在家里不但搞了监控系统,还搞了一套KTV的点歌系统,音响也不错。如能添加投影机,配上大银幕(150-200寸),堪比营运的KTV。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水库那边的山林更大”

总之,凭耀财的智慧和财力,又值年轻力壮,若恪守“三慎”(慎言、慎事、慎行),必成大器。

30日吃过午饭,带着耀财赠送的荔枝、荔枝蜜等土特产,我们于下午4点多到达龙川县城,邓集艺、李红碧、马仁天在高速公路口迎接。龙川建县历史悠久。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始置龙川县,至今有2226年的历史,是南越王赵佗的“兴王之地”,是广东最早立县的四个古邑之一,2009年12月,被联合国地名专家组认定为“中国地名文化遗产—千年古县”,2011年4月,被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为“中央苏区县”。

龙川有战友3人:马仁天、邓集艺、李红碧。

马仁天在县城公交车队工作,住在县城,时间紧没去他家。

邓集艺常年在外承揽路基勘测业务,“深(圳)厦(门)高铁”的路基修建,也有他的一份汗水。因为去年“723温甬事故”,随着铁道部长刘志军撤职,部分高铁项目缓建,集艺也因此“赋闲”。家在四都镇,在县城好像也有房。

李红碧在老家贝岭镇干点装修活,时间不固定,工程不固定,收入不固定,但维持生计还没有什么问题,他还有自己的地,平时有老婆和母亲打理,农忙时帮帮手。

7月1日上午,我们直奔集艺和李红碧的老家。近距离看看他们的家,他们的亲人,他们的生活,并约定在红碧家吃午饭。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集艺祖屋 

集艺的老家四都镇,离县城约12公里。集艺的家在镇的一侧,和耀财一条村都姓“余”不同,镇上仅他们一家姓“邓”。第一眼看到他的房子,象羌族的建筑,用碎石砌成。是他爷爷留下来的,后由集艺的父亲兄弟俩继承,现集艺与堂哥同住。集艺一家4口和母亲在这里居住,哥哥已在深圳安家。集艺所在村的地已被镇区发展基本征完,已经没有地可种。全家靠他日子,日子过得较紧,最近修房子,还是他哥哥回来置办的。大孩子(女儿)中专(护理专业)刚毕业,正在找工作,自食其力以后,集艺的压力会有所减轻。他的住处还有一个潜在的危险—洪涝灾害,他家的房顶就曾经被洪水冲走。他的堂哥刚从副镇长的位置退下来不久,谈起此事,镇政府也无财力治理。县里也有难处,龙川是欠发达县。上级市(地级)河源,也戴着“欠发达”帽子,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风调雨顺”了。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集艺夫妇与母亲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集艺屋前留影(左起 李庆文 李红碧、邓集艺 本人 马仁天)

红碧的家乡贝岭镇,离县城90多公里山路,好在县镇公里好走,1个半小时就到了。红碧和集艺一样,家是农村,却都在镇上。其实原来就在镇边上,发展后就成了“镇中村”。红碧也有2个孩子,一家4口与母亲居住,在老房子旁修了3层楼房,就风景而言,是名符其实的山乡,环岛型的青山,翠绿的禾田,象一盆秀珍的盆景。为了我们来,红碧还请了表哥掌厨,让老婆当副手,满满一桌原汁原味的当家菜,正是我们盼望的。在这里找到了“鸡有鸡味、鱼有鱼味”的儿时味道,还生平第一次吃了“蝉蛹”(没长翅膀,但已成型)。现在,红碧赠送的鱼干(象我们家乡的“刁子鱼”),加点豆瓣酱一闷,经常出现在我的餐桌上,连肉带骨,大快朵颐,下饭又补钙,肚撑眼仍馋。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红碧的新屋(照片右边为老屋 )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红碧夫妇与母亲、小儿子合影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红碧屋前留影(左起 邓集艺 李红碧 本人 马仁天 李庆文)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原汁原味家乡菜(红衣者为红碧表哥)

我的战友我的兵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红碧所在的小山村

陆丰和龙川同属欠发达县,但陆丰的贫富差距较龙川大,住房尤其明显。就双坑而言,好的胜过城里的豪华别墅,差的斑驳陆离象“贫民窟”;而龙川,沿路村庄两层楼房,虽不大且简陋,但比比皆是。所以我才提醒耀财“三慎”,皆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古训。

走马观花,他们的生活还行,甚慰。

祝福他们,越过越好;感谢他们,盛情款待!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