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2012-04-04 04:0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昨天(2号)和今天上午,兄妹四人回老家--半月镇给父母扫墓、约请父老乡亲;今天下午,到邻县枝江会见省军区老战友--司令部管理处的张道雄、龚亚林,现在返回当阳宾馆。两天经历,感触良多。

       一是与上次回乡(2008年清明)相比,由于今年春寒,各种花期普遍延迟,这几天正是盛花期。桃、李、杏、樱桃、蒲公英争相怒放,特别是油菜花,黄灿灿铺天盖地。上文讲过,进入湖北监利之后,举目皆黄,由于赶路,顾不得停下好好拍照。这次回乡有充足的时间拍照,如果说罗平的油菜漫山遍野,那毕竟只有一个县,我们这里则是从江汉平原直至鄂西山区都是油菜,摄影爱好者不到这里实在可惜,当地政府如果能搞一个“油菜花节”什么的,或者荆州、宜昌、襄阳联合推出“游三国、看菜花”之旅,或许会成为清明节品牌。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蒲公英花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桃花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梨花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迎春花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广玉兰花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油菜花

 

       二是新农村建设的规划和建设出乎意料,两联体三层楼房,我的一个姑姑和她的女儿们就率先享受了。虽说家具简陋些,但外观不亚于城市的联排别墅。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新农村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新农村远眺

 

        三是我记忆中的生产队(现村民小组)已慢慢被镇区延伸,路两边的良田,逐步被征。我父母安息了12年的长眠之地,去年也被征用,迁移它处。我这次回来就是在父母的异地安置处拜祭。据我观察,按这样的架势,父母的墓地不是最终的安置地,不出十年,他们可能再次“乔迁新居”。从县城到家乡,一路走过,已开发或正开发的工业园(区)不少,我担心的是,蓝天白云的家乡,在重滔“发展--污染--治理”的复辙。如广东污染大户型企业--陶瓷,已经引进当阳,正“日照当阳生尘烟”;我家对面也盖起食品加工业厂,据悉工业废水初现恶果。

       四是老乡亲、老面孔日渐式微,慢慢脱离视线。从我有相机起(80年代末),只要回家探亲,要为60岁以上的老人照相留念,不想有些竟是永别,令我震惊的是,送别时的遗照竟是我给他们的照片,原来有的人从来没有照过相,照过相的,也只是2-3寸的黑白照片,直到现在经济条件已经好转,也很少有人洗6寸以上的彩照。随着时间推移,我父辈一代老人越来越少,所以上次回乡,父辈一代的人屈指可数。我把年龄降到50岁,并宴请他们。这次回来,仅间隔四年,“走”了6人,父辈一代的人几乎没有了。于是我这次把宴请和照相的年龄降到46岁(1966年前出生),因为我69年离开家乡时,他们已3岁以上,我有印象,再小,我已经记不清了。根据照片清点人数,也大吃一惊,我记得原来的“第五生产队”有200余人,除去66年以后出生的、外出工作的、外迁出嫁的、去世的等等,现不到40人。怪不得,我看到的大部分是陌生的面孔,“第五生产队”房舍成了镇区的一条街道。

       五是家乡的道路建设严重滞后。“要致富,先修路”这条广东总结的行之有效的经验,在这里实践不了。从县城到家乡小镇,有一条连接当阳--枝江的跨县公路,是当阳通往水路(长江)最短的路。一直处于“病残”状态,我1964年到县城“当阳一中”读初中,由于家贫,9毛的车费出不起(那时月伙食费8块2毛4),因此每月一次的放假(3天),就是沿这条30公里的路走的,那时人小(入学时体检,1.47米、47公斤)要走一天。48年的变化,仅仅是路面由碎石换成柏油,距离缩短3公里左右。据说规划多年要重修、加宽,但多年未动。4年前回乡路面就不好走,现在则变成坑坑洼洼了。原公社一位退休领导,谈起镇政府特别希望在外的乡亲帮助招商引资,我说,这样的环境,谁敢来?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张道雄(左)  龚亚林(右)

      六是见到第一拨老战友,兴奋不已。我和老伴下午专程到枝江见原司令部管理处的管理员张道雄和司令部食堂的龚亚林。道雄夫妇晚上携儿子、儿媳和女儿、女婿宴请我们,亚林作陪。我和道雄夫妇25年未见了,加上他们沉浸在呵护宝贝外孙(刚6个月)幸福之中,话匣子一开,欲罢不能,一顿饭吃了2个多小时。20:40才离开枝江,21:15回到当阳宾馆,现在仍然意犹未尽。道雄后来调到枝江县武装部,后转业到县财政局,现已退休;亚林现在枝江技校工作。枝江还有赵生棠,月初到了湛江女儿家;当阳还有张道清,现在武汉,那只有再见了。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展销厅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加棉底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上鞋帮

 

“花甲启程”预习2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整、定型

 

       七是不怕办不到,就怕想不到。去枝江时路边有一“步步升布鞋文化村”,好奇,开车进去(原要门票,现免票),原来是布鞋销售和现场生产基地。做鞋的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农村中年妇女(仅一位定型的师傅是男的),我看时有一种亲切感,是因为我们相邻,语言、风俗同源。还因为我直到入伍前穿的鞋子,就是母亲和姐姐做的,那时喜欢过年,有一种期盼,就是有一双新鞋。女孩出嫁时,要给公公婆婆做鞋,给男方除鞋以外,还要做绣花鞋垫,这也是对女方能力的考验。5-60年代出生的女孩都会做,否则很难嫁出去,嫁出去以后也会被别人看不起。这里居然把当地司空见惯的农村布鞋搞成了品牌,搞成了文化,了不起。但愿能长久做下去,做大、做强,能与北京布鞋平分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