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花甲启程”预习5 (陈廷银)  

2012-04-11 05:1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甲启程”预习5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游武当、隆中是9、10号的主要节目。这两处地方曾经来过,武当2次,20年前;隆中1次,36年前。

       一、三上武当 

        武当山建筑群,与明朝永乐皇帝朱棣篡位后用“君权神授”掩盖密切相关,各种书籍介绍许多,不再班门弄斧,只记叙我亲历的。我当兵虽在湖北,当兵期间也多次到襄阳、十堰出差,但一直无缘上山。直到1990年转业到湖北省劳动厅后,统筹办在老营(武当山镇前身)开全省社保会计统计报表年会(我刚转业时负责统计),结束后组织了登山,那是我第一次上武当山,第2次是出差到十堰。两次都是先坐车到南岩,再沿山路走上去,记得那时每次都是2小时,感觉最后从太和宫下面到金顶的那一短路与登黄山天都峰没有区别。最难忘一老太太,背着一捆铁链,步履艰难一步一步拾级而上,气喘吁吁但一脸虔诚。在最险峻的路段两边都有为香客既当扶手又当栏杆的铁链,就是这些虔诚的朝拜者背来捐献的。前年已被荆州一老板换成铜链。“文革”期间,金顶没有遭到破坏,据说当地老百姓对子女有“谁敢去破坏就打断谁的腿”训诫,使太和宫以上建筑得以完好保存。但也发生了好心无“好报”的事:就是怕高耸山巅的金顶造雷击破坏,特意加了避雷针,但金顶顶部金光闪闪的奇观不再出现。经专家们研究,原来雷击使金顶的氧化层电解,犹如经常擦拭现出本色--金黄色,于是把避雷针撤掉(此事曾发表于某报,我是从报道得知)。不知是否也是由于避雷设备的缘故,山顶有两棵大树,其中一棵松树枯死,那时树干还在,现在没了。

        山下有一处太虚宫,李自成一把大火烧了,宫殿被毁,只剩下围墙、石碑及护墙(如南京四方城)和宫殿基座。此处后被作为林场辟为育苗基地,因宫内地面均为石板,开挖不易,于是填土致基座一样高(1.5米左右)。“文革”后文物保护逐渐加强,林场撤出。我在开会的早晚时间,跑到这里溜达,看到填埋的泥土正在清除,宫内只有一老道姑种菜,没人管。走进四方城,石碑巨大,碑上书法苍劲有力,虽然用相机照了相,我想能拓下,一比一不失真,作为纪念或今后习字也好,今后一旦保护起来,再没有机会爬上去了。我第2天拿着统计报表的空白表(A3大小),用布条粘蓝墨水拓碑文书法,不是宣纸,也不是用墨汁,效果不是太好(主要是墨水太淡),但很珍贵,至今还保存着。这次由于没有时间没去看,问导游恢复如何?说还没好。由于时间关系,也怕三位女士累着,没有去南岩。

        现在的公路网络四通八达,从襄阳到武当山全程高速,约100公里1个小时就到了。从山下到金顶,先乘车再坐索道,不到1小时。但再也不能自己开车(特批例外)上山,和全国其他景点一样,必须乘坐景区内的车辆。我、老伴,姐姐和妹妹一行4人,最小55岁,最大66岁,腰腿都不太灵光,我担心上山之后都会叫累,还好,都未出现异常。所以,老年战友们可以放心到此一游。就是费用不菲:门票210(含车票70,景区内随便乘坐),金顶20。(紫霄殿也要门票,未去不知价)

        8日晚至9日早上下雨,担心上不了山,老天特别眷顾远道来的客人,白天无雨,但雾较大,能见度大约30米左右,远处白茫茫一片,近景看得还非常清楚。最遗憾的是忘了带相机,“阿格隆不是第1次犯这样的错误了”:2月到澳大利亚、新西兰,忘了带充电器,急中生智勉强应付过去;从广州出发,没带三脚架,想起时已在高速公路,追悔莫及,靠尽量握稳相机弥补;上山忘带相机,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睁睁看到好景留不住。特别是她们仨都是第1次,罪过罪过。

       二、 再游隆中

“花甲启程”预习5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石牌坊

 

“花甲启程”预习5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李纳书法
 
 
“花甲启程”预习5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草庐亭与朱见淑墓

 

“花甲启程”预习5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蒋介石功德碑

         隆中现称“古隆中”,诸葛亮躬耕10年,被刘备“三顾茅庐”出山之地,47岁的刘备屈身三请小他20岁的孔明,可见必有过人之处,果然辅佐刘备“三分天下”,成就大业。1976年,我和王凤阳到襄阳军分区检修通信设备,中午不休息,大热天骑自行车到此一游,那时可用“破乱不堪”形容,印象中只是看了石牌坊、草庐碑、草庐亭、三顾堂,武侯祠没开放,很失望。那次午饭后出发,下午上班前赶回,一共用了2小时。今天(10号)上午再游,耳目一新。在导游的引导下,还看了武侯祠、六角井、躬耕地。有三处留下深刻印象:一是国民党为蒋介石到此,并拨5000大洋整修的功德碑,碑铭无一字损坏,其中蒋介石的身份之一是“剿匪总司令”,这在2000年前一直是大忌,得以保存是石碑倒地,刚好碑面朝下当成了铺路石;二是看到毛主席的小女儿李纳为诸葛亮夫人坐像题辞,1993年我见过李纳现场签名并拍了照,钢笔字写得非常好,但没想到她的毛笔书法也非常好。书载李银桥回忆,李纳小时候,毛主席经常叫他跟妈妈(江青)学写字,看来没白学;三是朱元璋的孙子朱见叔被封为“襄简王”,仰慕诸葛亮的茅庐风水好,下令死后葬在茅庐地上,后人怀念诸葛亮,想恢复茅庐,但有不能把茅庐建在坟上,只好在墓旁建了草庐亭,形成奇特景观。

“花甲启程”预习5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正在修复中的《三国演义》“三顾茅庐”外景地

        9号晚,曾宪州宴请,翟兄、田弟、友明、有喜、司令又欢聚一堂,叙不完军旅事,道不尽战友情,多谢了。

       “花甲启程”预习5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我的07年北京社保春季班(“黄埔二期”)同学、市医保局刘义平局长,在8号晚上为我和襄阳战友提供聚会场所并宴请之后,10号中午,又把该局领导班子和我在湖北省劳动厅统筹办工作期间的襄阳老同事召集在一起团聚。20余年再会,仍记得工作上的点点滴滴,回忆起来如数家珍,老的已经退休,年轻的已经接班,社保事业已有长足发展。大家都很知足,没有什么比知足可贵,特别是老年人。

         吃罢午饭,直奔武汉,300多公里,3个多小时,回到我第二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