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三亚行(行)  

2012-11-29 17:0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行

1.交通

半山半岛建有高档社区,听口音有不少北方人。为弥补交通不便,售房公司定时开通免费观光车,招手即上,定点下车。业主的小区门口还定时有大巴开往市区,凭卡乘车。半岛上有两条公交线路3路和22路,经渔村到市区。但离我们住的酒店较远。也可以坐酒店电瓶摆渡车搭乘公交车进城,省的是车钱,费的是时间。由于酒店位置偏僻,出租车送客人来基本不用在这趴窝,平时打车很难。出租车起步价8元,2公里后每公里1元。我们出行基本靠“叫车”:由大堂堂倌联系住在附近的私家车主,讲好目的地和价钱就好了。通常车况好,人热情,介绍情况真实准确。晚上从市区打车也难。一听去半山半岛,司机就倒吸凉气怕单程空驶,他们说海南岛的汽油价比陆地高。三亚的公交车只有23条,运力不足部分靠中巴调剂,上下班高峰非常拥挤,高峰一过,车上乘客基本有座位。市区站间距很小,走走停停的车子从不鸣笛。三亚的交通秩序不太好,路中间的隔离栅隔不住行人翻越,主辅路借道行驶混乱,有骑摩托或电动车的在前边压着,司机宁愿跟随也不着急。路况不熟悉的人开车非常困难,单行道很多,又没什么规律借鉴。因为要跨河过桥,看得见的地方走过去5分钟,开车得绕,也许还多十分钟。中巴针对游客服务很好,车票视距离远近从2元到8元不等。问清楚目的地,司机通常就近停车,遇有行动不方便的人中途下车也是可以的。听巴士司机说他们和出租车一样,也是两班制,交班延误会罚钱的,一分钟罚1元。短短的几天里,我们接触了十几位司机,不论开大车小车,普通话说得非常好。因为这个职业有一多半是北方人,东北、安徽、河南人都有。酒店堂倌告诉我们,好多游客为赶景点包车,400元/天,超过8小时可以适当加钱。我们也如是。

2.游览

包车是为了游览方便。只旅不游一定后悔。我们去了呀诺达热带雨林。雨林在三亚北边的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那里是岛上的山峰。好客的少数民族把他们的家园奉献出来辟成旅游公园,真不知是祸是福。接我们的车如约到达,司机劝我们带一套备用衣服,因为要踏瀑涉水,带护具行走。他介绍的活动我觉得是野外拓展,不用参加。遂启程向东,经榆亚路上了环岛高速公路,行约几公里驶出,转入省道、县道。除吉阳镇路段施工改造,各级公路都很好走,一路畅通。约三四十公里进入山区,那里有黎寨苗乡。海边湿润的空气换成了草木的清香,重重叠叠的小山包由近而远由远而近。目测群山海拔不过五、六百米,蛇形山路并不陡峭,车子下山又上山,云朵从这个树间窜到那个树梢,满目青翠令人心旷神怡。进入景点服务区大门,在建别墅像一块块膏药堆砌在那里碍眼堵心。真是活见鬼,据传说这里是国家5A级文化旅游景区,今年刚刚开放。导游妄称要打造吃、住、行、游、购、娱复合型国际休闲度假旅游社区。悲哀!司机说在山下等我们,交代好用餐和乘车事项就告辞了。排队凭票领取了讲解器,我们随一个小旅游团登上园区大巴,从山下到达半山腰的停车场。车上,导游介绍“呀诺达”是黎族人打招呼用语,也有说是“1、2、3”的意思,现在被演绎为“hello,hi”,变成尽人皆知的国际语言。大声喊出“呀诺达”配合左手伸出的v字晃动,就是旅游团的规定动作。下车后,一群身着黎族苗族服装的姑娘小伙就这样迎客。我嫌闹得慌就转身上山,找我希望的神秘与和谐。热带雨林是大自然天赐给人类的植物园,因温度适宜,雨水充沛,这里的植被覆盖整座山,几乎看不到裸露的土地。植物分层生长,争抢雨露阳光。奇花异树举目皆是。有的开着娇艳硕大的花朵;有的光杆挺拔枝繁叶疏;更多的是藤树相互缠绕,长长的气根蜿蜒几丈如虬龙过江。这里最多最粗的树木要数榕树,几人抱的大榕树伸出像章鱼触角样地须根盘定岩石,树冠撑起巨伞庇护着树荫下横生竖长的绿萝、海芋和不知名的蕨类、苔藓。越往上走可入药的植物越多,甚至有“见血封喉”这样吓人的剧毒树种。不过也有养生类的菌群,灵芝谷因此得名。还有兰花谷、桄榔谷……我忘了。雨林真的不缺水,东边日出西边雨确有发生,遮天蔽日的好处就是下小雨不用打伞。我们尽量避开旅游团行走僻静处,绳索护网木板铺就的吊桥、竹编草苫的亭子、桄榔叶支起的茅屋,无处不显示人与自然的平衡。走累了就在竹亭里坐一会儿,听着山涧水声,让飘着中药味的山风吹干衣服,体验天人合一。女儿念着手机报,告诉我18大谁入常了,我仿佛穿越在远古与现代间。更高处遇到了一个护林员,问及山顶有无野生动物,他说有。野猪、蟒蛇、猕猴、松鼠都有,要看它们得早来。那我们就不上了,下去——朝有文化的文明地界走。上山易下山难,此言一点不虚。大批的旅游团队接踵而至,熙熙攘攘堵在设有平台的岔路口,有的簇拥在一起,左手比着“二”,嘴里喊着“呀诺达”照相;有的左顾右盼找不着同伴,呼朋唤友声不绝于耳;还有的找不到路标,踯躅不前。大煞风景!我们辗转腾挪闯出重围,刚进到蟒蛇展览馆所在地,一场大雨不期而至。我们避到一个卖椰子的亭子里,幸灾乐祸的看着奔跑在雨中的人。聪明的小贩手勤眼疾地兜售雨衣,还时不时地喊一句“呀诺达”!人们很快疏散了,雨水把道路冲洗干干净净。四面青山隐退了两面。风吹雨打之下,卖旅游产品的、画画的、开花车的(电瓶车)都歇了,安静得可以听雨打芭蕉的声音。半个时辰过去,雨依旧不停,天有些放亮。我真想撑起伞,光脚走在一尘不染的石板路上玩点浪漫。服务区却告知:已购买餐券的游客请于三点前就餐。我们只好坐最后一辆湿漉漉的花车到半山腰的停车场,换乘后回到大门口的生态自助餐厅。残羹剩饭啊!悲催地啃了点香蕉、紫薯,喝了一碗像通信站做的看得见捞不到的散养鸡的蛋汤,告别了呀诺达。

又一天,我们去了蜈支洲岛。从三亚走榆亚路向东,沿海岸线走个十几公里进入海棠湾。道路宽阔平坦堪比高速路。路边的绿化带整齐划一,少了自然多了标准。司机说,海棠湾建成后只接受世界高档酒店入驻,那里原来是盐滩,没有原住民。我看见路标指向301医院分院,请司机从它的门前驶过。分院外表朴素,像一个研究所孤零零的无人光顾,大概尚未启用。远处是它的配套设施,高大华丽的楼群一水儿蓝色琉璃瓦盖顶,像朝鲜的万景台。司机说这是高干病房和疗养院。蜈支洲岛不大,登岛要乘船,游客在导游的率领下排队验票上船。司机粗算要排1小时队,他帮我们去买票,暗示最好加塞儿,否则4点离岛时玩儿不尽兴。这事儿我行,5分钟后我们就登船了,司机对我刮目相看。20分钟的航程可以观赏海棠湾的白沙滩和“万景台”。汽艇划破湛蓝的海水泛起一条白练,猎猎红旗在船尾迎风抖动,我们像海军那样站在船舷旁。这片水域一定通向三沙市,南海通东海,通黄海,通日本海,一定连着钓鱼岛……“坐下!”一声断喝断了我的念想,我们缩回船舱。

这一天,我们玩了潜水、四冲程的摩托艇和动感飞艇,玩儿得惊心动魄,筋疲力尽。

这一天,我童心依旧,宝刀老矣。

这几天,消耗了钱财,享受了生活。

(全文完)

赵海燕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