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参军的那一年  

2011-09-28 19:5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那一年我参军

我当兵的那个时候,还不满17岁,说实在话,那时我并没有当兵这个概念。初中毕业后,我本来要去襄阳财校上学,可就在报到以前,我突然接到县财贸办的通知,要我到县政府办上班,结果我就同意了。去当兵的那时,我已经参加工作一年多,工作岗位也不错,领导以及周围的同志也比较喜欢我,还有许多同学羡慕我。去当兵,应该说是被我的一个同亊小黄怂恿的,和我一时心血来潮。

体验时我一路过关,可我的同亊小黄却出了点毛病没有当上兵,据说是血液有点问题,应该是一般问题。小黄年长我几岁,当时小黄正在谈朋友,去报名参军女朋友有点不太愿意他去。体验时他俩刚闹完矛盾,小黄情绪表现有点不太好,当时体验医生问他是否生病了,那里不舒服,我却在一边多了一句话:“他得了爱病”,医生“哦”了一声说“原来是爱病,爱病怎么能当兵嘛,赶紧冶病去。”当时我俩不以为然,认为和女朋友关系处理好了就行了,没有想得太多,心想“爱病”有什么关系。结果我顺利当上兵,小黄确没有接到通知书。亊后、我专门到征兵办公室问过肖副主任,肖告䜣我小黄血液有点毛病,当时我就搞不懂,我说不会吧,他不就是和女朋友闹了点矛盾吧?过一阵子就会好。肖副主任说,“他确实是血液有点毛病”。我当时还在想医学上居然还真有“爱病”这一说。多少年后我才知道有艾滋病这一说法,可那个年代也根本没有艾滋病哪?可小黄也好好的,最终我想是误诊而错过了他当兵的机会。

那一年十一月十八日,我们700多个老乡,分乘24辆觧放牌大卡车,我记得我们一车娃娃,绝大部分还是头一次坐车,十几个小时坐下来,竟然没有一人晕车!那时襄阳这个地方还不通火车,到了随县(随州市)才转乘火车皮车箱_。第二天清晨到武昌火车站,又转乘汽车,中午才到达郑家店新兵集训队。

那一年冬天特别冷,风也感觉特别大。晩上睡觉四斤薄薄的被子怎么也睡不暖和。先前我已经说过我没有当兵这个概念,我牙根儿就没有想当兵,感觉当兵是这么苦,那一夜我是翻来复去没有睡好觉。

新兵训练就更不用说了,训练简直就像魔鬼式的,队列基本动作稍有差错,不是打手,就是揣腿。当兵了才知道部队有这样的亊;当兵了,才知道人的自尊心是完全可以打碎的;当兵了,才知一晩上要搞几次紧急集合;当兵了,才知道见到连长要喊“首长”,见人要敬礼,可谓礼多人不怪恐怕就是个道理。

二“爱”为什在等待中悄然失去

应该来讲讲爱情了。这个亘古永恒的话题,哪一代人都绕不开它,它牵动了一代代人的心。战友们让我讲讲,可是,早年我曾经有过爱情吗?这个问题有点为难到我了,但我想还应该是有的,尽管在我的爱情刚刚萌发出嫩芽的时候,她却离我而去……。

刚参军的那会,新兵信多,我自然也不例外,况且我还有原工作单位那么多领导和同亊。当然写每封信的内容大致都是一个样,只是名字不同而已,寄信又不用贴邮票,只是盖一个三角截就行了。与其说写信还不如说批量生产。收信的日子,心情特好,还可以波及以后几天。有一次进行实弹射击,成绩不太理想,心情很沮丧。可就是在这天的下午,我收到一个姓王的女同学的一封信,信中还夹着她的照片。我当时就朦了,啊!我竞蒙校花垂青,王是我中学时代一名同班同学,名丽,丽人如其名,脸庞白晳,长相俊秀,中等身材。追求她的人有一排之多。我记得那封信里的有这么几句话是这样写的:“知道你参军了,我曾在县政府大门外徘徊,我想见你,但我又怕人家笑话我。那天早上,我去送你,你们却早早走了(4点钟走的)”。信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愿意和你交朋友,我等待你的回信。”我和她同窗三年,说实在话,说话不过十句,受到她的垂青,我有点惶惑。当然了,看到她的信我还是美滋滋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她凑在我耳边说的,声音软软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十发子弹打了100环似的。可是,髙兴归髙兴,但这封信如何回呢?我一时没有主意。我那时还不满17岁,收到这封信后,我不知如何是好?我从小受到父母和老师的传统教育,未谈过恋爱,对男女之亊朦朦胧胧。参军临走前,单位领导和家人亲友总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在部队“好好干”。而“好好干”这话太笼统,作为新兵蛋子还没有足够能力理解这三个字。我只知道好好学习,不断进步。可信不能不回,万般无奈我只有求救和我一同参军的战友方业发,他看过信便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我还小,目前不想确定关系。方说:“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她,那么你就勇敢的去抓住她的爱,如果你暂时不想谈,你可实事求实告诉她,保持通信关系,待以后确定关系。戓者给她留个空间,让她去寻找她的爱。”我感到方说的有一道理,我给她回复了一封信,说保持通信关系,等待以后再说。不久,我又收到她的来信。在新兵连由于条件所限,什么事也保不住密,她的信和照片很快被大家发现,大家互相传看都说我好福气。

新兵连的训练结束了,我被分配在电台学习报务。在这期间我和她又有几次书信来往。在以后,突然中断联系,她没再给我来信。几个月后,我被派住武汉军区信阳步校学习,在那里我曾给她写过一封信,但尤如石沉大海一直没有回音,我不知何故,从此我不再和她联系了。当时,我的内心也比较坦然,心情也还好,还是安静的。毕竟那时我还小、毕竟那不是我的爱,爱是要有足够耐心的等待。

1970年春节我回家探亲,这是我当兵六年第一次探亲。当兵六年,虽说离家还不算太远。但当初正赶上文化大革命,由于比较乱领导不批假,又因为战备,电台人员少也未能成行。在探家的那段时间,她到我家看过我两次,在交谈之中,我问过她,她没有告䜣我什么原因,可能有什么难以启齿,但我感到她有点后悔,他的泪便是一种表示。她也为人妇。我感觉仿佛这一切似乎都在等待中错过了,错过了花开的季节,错过了花落的季节,还是我错过了爱的季节。假如说破灭的爱是一场没有必要等待的游戏!那么泪为什么还会向我来?相思一片稠稠的忧伤,为何还会淡淡的落下?总之,滴泪不知道要放进去多少感情,才能流出来,可是,我回来了她却早早离开了我。三十多年过去了,时过境迁,我和她天各一方,再也末曾谋面。抛开那种不吃葡萄偏说葡萄酸的理念,我不去了解为什么?不说什么了,毕竟这是她的自由。我最初所谓“爱”的开始和结局便是这样。也许,这仅仅是开始,那么下一刻爱情也许真的就会到来……。(翟荣亮)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