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那年那月吃了那只鸡  

2011-05-18 15:3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疆:你提到吃鸡的事,具体的说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但那年那月那天晚上我俩确实是吃过一只鸡。几十年光阴过去了,伤佛这事就发生在眼前,现在回想起,仍然是回味无穷,有趣的很。

     我记得,当时我俩吃的那只鸡可不是信司令家里的鸡哟!,(因为信司令员家没有院子,没有条件养鸡),而陈昌奉(当时陈任武汉军区付参谋长)家里养了一大群鸡,他家和通讯站仅仅一墙之隔,靠墙角垒了好大个鸡舍。第二天上午,我还听见他家人,“咯、咯咯咯”唤叫鸡的声音,这分明是在找鸡。现在,事隔这么年,想起那只鸡就好笑。那天,不知那只鸡是那根神经出了毛病,入夜了,为什么还出来夜游到处跑?结果被你我俩抓了个正着,好大一只老母鸡呀!足足有五斤重吧?现在想想你我俩当时胆子也够大的,那可是毛主席当年老警卫员陈昌奉家养的鸡哟!保密了几十年,现在揭密了。可笑!可笑!

     有时间,我会专门写编文章述说此事:一是,追悼那只己经被你我俩吃掉的老母鸡;二也是,祭奠你我那己经逝去朝阳般的岁月……。

无疆你可知道此事过后不久,电台又发生了一件同样的事情;电台又有俩个战士吃了人家的鸡,这事好象发生在一台。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一台俩战士在菜地劳动,抓了一只正在偷吃菜的鸡,同样把它吃掉了,吃就吃了吧,可偏偏这俩战士咀又不紧,还跑出去津津乐道四处游说,结果这事就传到站领导那里,这下就麻烦了,把事情闹大了。当时,我在电台负总责,此事又发生在一台,于是当时站领导让我和安德东到附近去走访—下。我俩接到如此“艰巨”任务,费了大好周折,最终在湖北科学院找到丢失鸡的主人家,我俩给人家赔礼道歉,把事情原本经过简要的讲了—下,其实这家人也猜到他家丢失的鸡。有两种可能,一是被军人吃掉了(他知道他家鸡经常上山找东西吃):二是被野猫子和黄鼠狼吃掉。此联想可悲也!心想这可有损咱军民关系哟,当时,我和安德东自掏腰包给人家赔了款。当然了,这和你我俩吃鸡性质上有着本质的区别,我们俩吃鸡那是“军吃军”,他们俩吃鸡那可是“军吃民”啰。哈哈!以后详细导来,今日简单叙说此事。(墨子名)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