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广州喜迎三战友 (陈廷银)  

2010-05-08 22:4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今年1月9日武汉回访以后,每月都有团体的或个体的战友团聚。如北京聚会、襄樊聚会(两次)、深圳聚会等,都是属于团体聚会形式。我在广州也与战友聚会了三次,是战友携夫人(先生)的个体(家庭型)聚会。家庭型聚会虽赶不上团体聚会豪华、大气。但粗茶淡饭,聊尽地主之谊,尽显战友情分。  

  虎年开年以来,广州的气候有些反常:一是过了一个冷的时间最长的春节,7天时间,几乎猫在家里;二是该热的时候不热,该冷的时候不冷,忽冷忽热乱了套;三是“回南天”(特别潮湿的天气)反复无常,稍不注意关闭门窗,墙壁就会满脸泪痕(水珠),等等。不过,天气反常,战友们走访依旧。

广州虎年喜迎三战友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虎年迎来的第一位战友是黄文平, 春节期间,他携夫人和妹妹陪父母到广州哥哥家过年(我与他哥黄文林在武汉就交往甚密),他哥哥是个“海归”,教授、博导,嫂子还在美国,今年带小孩到广州与丈夫团聚。

  我的妹妹及女儿、女婿,弟弟、弟媳及女儿也在广州我家过年。大年初二,我们两大家共15口人,过了有生以来最热闹的春节。看到他们父母双亲,身体健康、谈笑风生,非常羡慕。触景生情,也非常怀念我的父母,虽然他们年到80寿终正寝,但我还觉得走早了点。特别是我父亲,身体看来很好,在母亲去世两个月后,突然中风离我们而去,没给我们任何思想准备,至今唏嘘不已。写到这里,想起培佩为卧床不起的母亲生前付出的艰辛和在博客里看到荆江兄谈伺候90多岁父亲的感悟,我觉得堪称楷模,同时也呼吁父母还健在的战友们,不要吝啬你的时间,少打打麻将,多抽点时间陪陪父母。父母不在以后,你就会觉得超值!

  黄文平,77年兵,电台报务员。是个才子,也写得一手好字。转业到湖北省人大以后,如鱼得水,文采和书法与日俱增。这次还带来他的书法获奖作品及个展的样本集,得知他还有多个书法协会的头衔。非常欢迎文平发挥专长,在山上发表回忆文章或书法作品,并教教大家一些书法基本要领。在此,提倡退休以后的战友们练练书法,既可修身养性,又能延年益寿,一箭双雕,何乐不为呢。

  五月,是百花盛开,夏季初始的季节。短短几天,迎来了两位战友。过去讲,红五月。我是五月开门红啊,甚幸。

广州虎年喜迎三战友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智建此番到广州,画了中国半个圈。先上北京完成了原岗位的最后一项工作,然后到深圳看望女儿,与刘育慧、董林峰见了面,最后经广州返襄樊履新。多年未见,幸亏有了博客,见过照片,照片与脑中印象相符(除了有点发福)。5月3日接站,一眼认出,没有30多年未见的陌生感。其夫人小姚随行,一见如故,也未觉生份。

  智建电话里讲,他到过多次,老伴来得少。身在广州,真还不知道广州有什么可介绍的游览地。我“自以为是”的安排游览云台花园、雕塑公园、南越王博物馆、陈家祠(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白天鹅宾馆。主要供小姚了解一下广州,不知是否达到要求。

  5月3日,天气很好。但立夏时节,广州气温已近30度,艳阳高照,田老弟坚持不戴帽,汗流浃背。在夫人面前,不能言苦;在“老兵”面前,有苦又不能诉。苦大了!可能好些日子没有受过这样的罪了。不过,为了老婆,认了。

  智建的才气,在部队时就开始显露出来,到地方后又在学校专攻中文,其书法更是从十多岁练起,作品价格已上三位数。机不可失,我也趁机为新居“数码作坊”求字(有强买强卖之嫌)。昨天电话得知,已交装裱,不日即可寄到。先谢了!

  这次我们谈的最多的还是《青春洒在小洪山》,为其喜、为其忧。喜的是通过这个平台,把海内外的战友聚在一起,每天最高有二百多次的点击率,说明大家都很关注“山上”的一举一动.无论到那里,先要看看博客;忧的是发博文的圈子还太小,73年以后的战友动笔的不多,80年以后的战友还未上山。从留言、评论的只言片语可以看出,只看不写的人有顾虑:一是“老兵”怕写不好;二是“新兵”不敢写。其实不同风格、不同题材的文章,只要文章不攻击人,不伤害人,文中有情、文中留情,原汁原味才叫百花齐放。我们天涯各方,没有功利,何来利害,还怕什么呢?如果说怕,那就是在见马克思之时,想说的没有说,想做的没有做。

 

广州虎年喜迎三战友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严继红回国省亲,4号到香港,由董林峰安排,5号在港游玩一天,6号中午到达广州。

5年前,在北京世纪坛、玉渊潭,我、大军、郭平、海燕与继红及儿子见了最后一次面。此后还经常通电话,再后来便是“你的电话是空号”失去联系。老兵回访时我还打听她的情况,都说联系不上。原来是钓得金龟婿,漂洋过海“过家家”去了。多亏海燕招引之功,使其在博客里现身,还发表了回忆文章。

  继红妇夫(国人优先,不是夫妇)中午到,第二天要走,时间只有半天,加上澳大利亚的花花草草比我们好,洋女婿只对对中国风情感兴趣,所以在智建夫妇的线路上精选了雕塑公园、陈家祠(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两处游览,严继红充当全职翻译。我知道继红在澳大利亚后,首先担心他们的沟通问题。现在看来,两人交流非常轻松,我是“吃咸萝卜操淡心”,“狗眼看人低”(—海燕,我替你说了哈哈,堵住你的嘴)。

6号虽然没有太阳,但遇到特低压,闷热潮湿,身上黏糊糊的,好在他们兴趣很浓,也顾不上:继红要逐一翻译、解说,没功夫顾及;洋女婿一切新鲜,来不及顾及。翻译参观和参即兴观的最大区别是费时间,还好在闭馆前几分钟参观完陈家祠。因晚上安排他们在家里住宿,我们立即向花都(高铁北站)进发,买好高铁票,吃完晚饭,到家8点多钟,一切顺利。午夜,老天憋了半天的闷热脾气终于爆发,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电源跳闸,广州下了今年来最大的一场雷阵暴雨,一直到早上5点多天快亮才结束。

  第二天(昨天,7号)雨过天晴,空气特别清新。早上,洋女婿亲自下厨,做他最喜欢的麦片水果。我们两家同桌早餐,内容各异(继红随夫)。他们那种做法、吃法是我始料不及的,特别是用量之少,我真怀疑怎么能保住那种身材的能量,可继红说没问题,一直都是这样。

  洋女婿属于典型的白种人面部特征,个子高大,运动型的身材,身体笔直,虽然无法交流,但从他与继红接触的表相看,具有绅士风度;从他们合影的姿态看,继红那种小鸟依人的幸福感,让老战友放心了。一个女人,漂洋过海,寻求幸福,是需要勇气和魄力的。衷心祝福继红幸福。

  开车时间9点26分,时间还早,我们在驻地园内散步,听听继红介绍种菜之道,甚是惬意。8点半准时出发,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俗话说,计划不如变化,人算不如天算。出发不到十分钟,发现丁字路口汽车排起长龙。赶快改道,好不容易到了另一路口,更堵,凡四轮的机动车都无法动弹。“屋漏偏逢连阴雨”,一货车为避左边车辆,碰到了右边我的车,这下惨了。离开车不到半小时,5分钟前停止检票,高铁票开车后又不能退票,继红那个急啊,我能理解。幸亏在花都没有禁摩,幸亏我们有两人送行。我一面报警等交警处理,一面叫老婆赶快拦摩的赶到车站改签,保住车票不废。平时5元的车费叫价15元,老婆二话不讲只求快。后来她告诉我被堵的原因,晚上大雨,让花都市区成了泽国(报载:此次南方地区暴雨,涉及多个省份,已死65人)。交警封路,正在组织疏通。好在老婆是广东人,与摩托佬好交流;好在摩托佬是改装车,可以在没膝深的水中穿行。不幸中有万幸,在高铁当次开车前几分钟敢到售票处改签。但慌忙之中,手机忘了带, 没法联系。我们当时不知在那个路口出事,摩托佬走了,她怎么回来给票?现在才体会到了什么叫“火烧眉毛”。当老婆借用摩托佬的电话告诉票已换好,并要再坐那辆摩的回来时,我和继红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老婆返回时,时间已过一个多小时,离改签的时间也只有个把小时。交通虽已缓解,但交警还没有到,我还不能走,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老婆再度发挥本地人优势,拦住一部出租车反复说明原因,求爹爹告奶奶,还好终于如愿答应闯水,马上转装行李,的士司机充分发挥地缘优势,穿街走巷,顺利到达高铁站,继红妇夫于10点40左右进站,总算舒了一口气,等候下班高铁到来。受惊了,继红战友。这是你进入中国境内地二次(据她讲,在深圳是开车前5分钟进站,也急了一回)。向你道声,抱歉!由于继红没有手机,到现在不知返回情况怎样?

 我则在出事二小时后,由另一路交通巡警路过此地处理了事故,回到单位,12点半了。

田智建夫人、严继红洋婿的照片,都复制给了他们。因无授权,没有发表,仅有一张洋婿背影。继红因翻译与老公形影不离,几乎都是两人照片,所以个体照片特别少,特告。

   友情提示:广州游览的最佳时段,是11、12、1月,那时,天高气爽,阳光明媚。北方寒冬,广州温暖如春。而4、10月是广交会,房价飞涨,其他的也水涨船高,搭顺风车(5、10月头几天还是广交会的扫尾时期,一般要延续到4号以后,房价才恢复正常。智建就碰到了这种情况,幸亏是公差);春节后一般开始下雨,3、4、5月进入潮湿季节;6月到10月,越来越热,虽然极端温度远小于武汉(室内最高温度33度左右),但广州的湿热是武汉体会不到的(北回归线穿越广东,分别在汕头和封开,建有北回归标志塔)。如果哪位战友退休后游广州,一定要选好时机,免得受罪。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