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花开那时  

2010-04-06 11:5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仲冬的寒气裹挟着细雨,潇潇洒洒地降落在小洪山上,用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擦洗那密密匝匝的松林、凸起的山石,已经干涸的红土地贪婪地吸吮着乳浆。石缝中隐隐溢出的条条细流,细微、清透、弯弯曲曲、伸伸展展。最后汇聚成一曲赋唱:荆楚之地,两江之上,得天地造化,聚龟蛇灵气,凭松而峻,据江之仙,天工巧夺,耸立南岸,钟灵毓秀,文脉记焉,穿城之美乃小洪山是也……

一阵解放牌汽车的轰鸣,满载着一群男男女女,来到山下,被初寒冻红的一张张小脸,透着稚幼、纯真、童趣。然而她们那带着旭日喷薄般的梦想,时空穿越般的激情和琥珀般的思绪,已经迎来了人生历程的重大转折。

她们还来不及细看小洪山的秀丽便开始了新兵第一堂课。对着4 斤重的被子,捏呀捏,捏出“豆腐”块样的菱角,在那一刻,她们在体验内心的定力、毅力和耐力,小小的“豆腐块”终于在自我得意中成型,齐齐刷刷,方方正正。几个人一边欣赏自己的佳作,一边猜度今晚是否会“紧急集合”,实在割舍不得自己的“成就”,那就“合衣而卧”。一夜“平安无事”,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正自嘲“聪明反被聪明误”,突然“嘟嘟”的哨子响起,“狼真的来了”。慌乱中好像拿错了谁的东西,“慌不择路”随着队伍向山上进发,半山间背包一下“天女散花”般的散落,不知谁的杯子顺着山坡“飞流直下”,咣咣铛铛,铛铛咣咣,咕咕喽喽,顺山而下。刚笑出一声,便受到严厉的训斥。被训者滑稽地吐了一下舌头,做了个鬼象。“训斥”的阴影还没有散去,没有醒过神来,青春正步走的方队喊着“一、二、一”的口号,已经回荡在山下,似穿透云霄的响亮。射击训练开始了,胳膊肘举着“七斤半”,眼睛盯着靶心,磨呀磨,胳膊肘已经磨出了血,又结了痂。当打靶归来的时候,“日落西山红霞飞”歌声,满含着充盈的豪情奔放,闪烁着青春光焰。又是一顿白菜萝卜大米饭,晚上做了个梦,梦到“大碗的肉端来,大碗的酒筛来”,热气腾腾,香呀,香呀,真香。醒来,口水已经打湿了衣领。好久没有洗个热水澡了,身上似乎要发霉,要变成“霉豆干”,“霉干菜”,刚刚还带着稻草清香松软的地铺,已经无情的变成了“草饼”。在它的下面霉迹斑斑,像要告诉说,磨练在完善着军人的品格。此时稚幼的军人开始在读第一篇人生的哲学。“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似乎在这一瞬间,少男少女们才开始领悟两千多年前孟老夫子这段话的哲理。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晨曦初展,站在小洪山上,向东翘望,旭日冉冉升起,青山染碧,东湖泛金,漫天红霞。观“岳王松”松高摩天,密密匝匝,不见天日,“龙蛇影外,风雨声中,争先见面重重”。畅神时,思接千古,似见岳飞抗金,驻守洪山,领头植松。听到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凌云壮志、激情涌动、一腔豪迈和那“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浑天厮杀,狼烟滚滚,金戈铁马。

    军人为战争而诞生,军人为和平而存在。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当军人的生命携着明丽的色彩,浩浩荡荡穿空而过,我们义无反顾、无怨无悔!

    “银线架四方,电波穿长空”,是歌是鼓是真是幻?好像少了点激情和豪迈,多了点浪漫与跌宕。当白露横江、清风徐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是一副老兵模样。梦幻般的思绪已经被旷达,沉着和俯仰万物所代替。内心的澄明荡涤着胸中的一缕缕游丝、一缕缕轻尘。

    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黑呼呼”的电线杆,一群轧着“武装带”的姑娘练着攀杆,要是有孙猴子的本事该多好,神往时已经“突突”几下窜上,“哗啦啦”顺杆滑下。以为是“钢管的舞蹈”,但比那更加妩媚,妖艳;蜘蛛吐丝已经布出了一张银网,伸展的有多远、多长?在等待那来自遥远的月宫嫦娥的狂舞,还有嘤语的对话;摩托车的轰鸣,已经司空见惯,没有惊险飞车,但已经是逍遥大侠。完全是冰雪上的双人舞,腾空飞起,又泰然落下;当手持电键,欣然跳着“指间芭蕾,是否还记得,18世纪的莫尔斯发出的世界上的第一封电报,电文内容是《圣经》中的一句话:上帝啊,你创造了何等的奇迹!

    “文化大革命”还在纵深发展。“天天读”,“大批判,有兴奋、张狂、盲从,也有沉闷。就像冬雨的来到,悄然无声但瞬间变成料峭寒雨。可以读到的书太少了。还没有明白为什么“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还没有弄清楚布哈林“新经济政策和他的悲剧;还不知道《哥达纲领批判》爱森纳赫派和拉萨尔派。迷茫不解,懵懵懂懂中似乎隐隐约约知道,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之间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可以不受批判或者可以公开的革命小说应该算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但能读到这样小说的人也少而又少,大家口口相传。在深受保尔献身革命教育的同时,爱欲的伏线牵动着少男少女们,当保尔第一次拥抱冬丽亚,感受那柔软温顺的身体的一刹那,莫名的亢奋,恍惚的挑动,在意识中爱上另一个却又不敢的“爱”。只有在惺惺相惜的短暂呵护中似乎可以得到心灵的一点安慰;在浩月当空的畅想里似乎可以得到一分温存情愫的体验。“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被毁灭的爱,满含怜惜的经历,不敢想那飘忽的头发和闪闪颤动的美丽动人的嘴唇,一切都珍藏在茫茫心界。理性的无法背离与现实纤弱的情感交织,痛苦和快乐的东西是那么相辅相成。“不思量,自难忘”或许在诠释着只有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

 

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又是一个春天,再登小洪山,看山“青山依旧在”;看人“几度夕阳红”。初春的雨,打在伞上,溅起如烟如雾的往事和那浅浅的惆怅,甚至有点凄楚。稚幼、童真只留下一张张黑白照片,山下的驻地早已飘然而去。年轻的军人经得起多少次雨溅,额头上的岁痕怎么刻的那么鲜明,在她们的心地究竟还埋藏着多厚的苔藓。

    然而,在春雨里嗅到了扑面而来的淡淡的清香。是那么清雅含蓄,清丽脱俗,不觉心醉神迷,心旷神怡。

    已经是“天命”之年,已经孕育着“天地与我共生,万物与我为一”心灵自由的“心斋”,不想再弹拨那已经布满轻尘的琴弦。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心里乱乱的,躁动着,似乎不能自制,挡不住要去扑捉那记忆的瞬间:想那抢“包子”的混战,偷菜偷油的趣事和带着锅巴的米饭;想那篮球场的“对垒”,棋盘上的“楚汉”;想那开荒种菜的“圈地”,养猪打水葫芦的泥塘;想兄弟姐妹的吵架,满脸涨红倾刻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想那坑道的潮湿和霉味,值班的烟头和熬夜的瞌睡;想那自编自导自演的节目和“样板戏”的片段;想那“大批判”的狂热,“天天读”的围坐和带着各地口音的发言;想那冬季拉练脚下的水泡,夏季拉练汗透衣服后留下的汗迹一圈一圈;想那雨天能同打一伞,回眸一望的快感……想的头疼,很疼,不知道怎样表达这样的情绪,“剪不断,理还乱”。仰望天空,多希望看到那些往事会再次奇迹般出现在云端。可是,任凭望到天的尽头,依然只有鸿宾掠过,云朵飘荡;俯瞰大地,多希望觅寻到那些片段会再次神奇地留下痕印。可是任凭我穿越地坪,依然只有草木青青,遮蔽了所有。好多次梦里有过,醒来又荡然无存,那种凄苦掠过心间,吱吱扎扎。有一个朋友告诉说,把所有的美好留在回忆里,千万不要再去触及那封存已久的往事,只有这样才会永远都是甜蜜。我试图按照朋友的教诲去做,但心依然一遍狼藉,一把碎片。

    和平年代的军人没有什么奇迹。没有惊天动地,骇人听闻!没有战斗英雄、没有无畏勇士!是那么平凡,就象冬雪悄悄融化,无声而来,无息而去。平淡的有点象白开水,但饮完之后才感觉到是那么的甘醇甜美。因为她包含了品格的锻造,因为这是人生的开篇,因为花开那时!

                                          (田智建)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