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关于吃的事  

2010-03-04 11:44:30|  分类: 青春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海燕 

报告各位:我来了。有人点名批评了我,还有人打我电话通知我,催我上得山来讲点“那山那人那事”,我从命,为你们的回忆撒点作料。(其实我是在暗处悄悄地欣赏你们,始终与你们同呼吸。千万别拿砖拍我啊!)

我在站里很长时间,最羡慕的工作岗位是炊事班。他们可以不出操,还可以吃好的,干的是本职活,却被人说成又苦又累,大部分人进去时是白丁,出来时就入了党(团)。于是也提出去“那山”,大概领导没把我列入培养对象,几次申请终未遂愿。但是与炊事员的频繁接触,却使我很受益。每次想起都非常愉快。赵军就是经常“放我一马”的人。我爱吃零食,在那个年代,这是一个大缺点。众所周知,战士的津贴很少,驻地服务社也没什么零食可买。我和张宪经常买点蚕豆(1斤粮票、两毛一分钱)、奶粉做的奶糖磨牙。实在补给不上,就上山摘点野生浆果,酸酸甜甜的自产自销。甚至到门诊部去开药:宝塔糖、钙片、含片、山楂丸、葡萄糖液都曾经是我的零食。后来,我发现了炊事班的便利条件,有事没事的就老去炊事班转一圈,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一来二去,赵军知道了我来的目的,他就吆喝着给我派活儿:剥葱剥蒜呀、到烧火的地方打扫卫生呀、洗洗抹布围裙啦,总之在旁人眼里我是来帮厨的。当看我离开众人的视线了,他就塞给我一个西红柿或黄瓜。通常,我拿到东西就甩手不干一溜了之。下次他还不长记性,老是在活没干完之前就发奖品,发了奖人又没影了。气得他直骂我捣蛋。杜军不明个中因果,直劝赵军别发火,有话慢慢说......。后来我的同年兵轮番进了炊事班,我经常很方便的就吃到烤包子壳(漏完了馅的破包子)、锅巴、脆藕…,令我回味至今。再后来,我与王艳莉、靖梅花、张广义、陈安义一同去了湖北省生产建设兵团,那里吃干部灶,粮票有结余,男兵不够时就接济他们,再有结余就买点心、喝混沌、吃小笼包,从“吃的饱”过渡到“吃得好”,偶尔奉命回站里,我都尽量带点糖果供战友们解馋。那年月,吃点什么都高兴,也记得住。所以,严继红的战利品我绝对没分享。(你从澳洲归来时,一定让我大快朵颐呀!)

这次回站里,张宪没来。我想起当兵第一个春节,站里发的京果、豆面糖,就买了拿给张宪,让她品尝一下还是不是当年那个味儿。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