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悼念安德东 (陈廷银)  

2010-03-28 01:0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悉安德东去世,非常意外。我所知道的有:张新民、张贵喜、李征离我们而去,虽“人生自古谁无死”,只是他们“未到末路另登程”,太早了些。
       有谁知道安德东的生平,写出一篇悼词,或者就大家所了解的安德东写一写回忆文章,也算是我们战友一场,以示哀悼。这也是本博的内容之一。
       我所知道的安德东:1968年兵,襄樊老河口人,转业前任电台台长。

        1971年,为何瑞玲入党,组织上派安德东和我到河南长垣县调查她爷爷的问题。我们经开封,过柳园口、封丘,到达长垣(具体什么公社记不住了)。由于我们是军人,还享受了很多优惠。譬如,尚未正式恢复对外的汴景公园、龙庭公园、“铁塔”,都有幸去看了看;剧院一般包场,不卖票,但剧院都有预留的位置,军人凭通行证可以安排。至今对开封的“童子鸡”、“羊肉烩馍”记忆犹深,还有觉得河南话中开封女童声音最好听。这是因为在那里晚上无事,安德东提议去看戏,豫剧板的样板戏(小学的包场),前面两个小女孩的对话,音色、语调叫我们陶醉(申明一点:此前我和张茂恩到过除周口、商丘之外的所有地区和师一级驻县所在地)。我们还体会了过黄河的新奇,黄河水之浑、河水之浅、河面之宽,超乎我们经常见长江的人想象,先用木船把我们运到河中的机动船,而机动船的水手拿着竹篙探路,快到河对岸又用木船到我们接上岸。从柳园口到封丘岸边,整整花了一小时。上岸后,没有公共汽车,只有人力三轮车(前面两个轮子后面一个轮子),我们一左一右坐在前轮的轮盖板上,忽悠忽悠的到了封丘的县城,买好到长垣的车票,看看还有时间,赶快找餐馆吃午饭,第一次发现凳子不是坐的,是用来蹲的;喝酒不用杯,而是把酒盛在盆里(他们大碗叫盆),大家猜拳行令,输了用调羹(汤匙)喝;我们要了两个菜(一荤一素),一碗鸡蛋汤。这碗鸡蛋汤全部送给了猜拳行令的临桌,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喝过又辣又酸的鸡蛋汤,现在看来就是在糊辣汤里加了鸡蛋;到了长垣的某公社,大喇叭里播“二家闲”(“闲”还是“弦”搞不清),那时只知道《朝阳沟》,不知还有河南梆子、河南坠子....,反正我俩都觉得新奇;在公社食堂吃饭,更让我们瞠目,食堂没有桌、凳,地下摆了两条建房预制板,打好饭菜,蹲在旁边,一手端碗,一手拿筷子和一个馒头,多的馒头就直接放在预制板上。 安德东和我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触:就是这样简单的伙食和卫生条件,个个长的都比我们壮,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还有一个让我们俩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何瑞玲爷爷的字特别棒。我们在调阅档案时,看到他爷爷的自传,那一手毛笔小楷字,就像古本书一样,字字工整,赏心悦目。
       这是我与安德东最亲密的一次接触。我对他的评价是:为人豪爽、好交朋友、讲究着装、喜欢运动。
       谨以此悼念安德东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