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偷油记  

2010-03-24 17:48:44|  分类: 青春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病号饭两则”,也想起一段故事。75年秋,我奉命到炊事班做夜班饭。我隐约记得当时伙食费一人13.5元,夜班每人菜金2毛(夜班饭不列入伙食费,所以叫菜金)。夜班饭从开始就是老一套,白水煮面条,再滴上几滴油。下夜班12点起床,吃白水面接班,上夜班回来吃“水白面”睡觉。周而复始。下夜班的睡眼朦胧,吃也无味;上夜班的坑道出来精气不足,咽也难下。去了炊事班才知道,一周只发一壶油(不是做夜班饭的不尽心,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每天夜班人员约30人,就那点儿油能做点啥?何况大伙食就那样(不然任站长也不会吃9个包子)。夜班伤元气,特别是下夜班出坑道,男人面色腊黄,女人容颜苍白。

一般说,我还算个老实人,平生不做偷鸡摸狗之事,基本还是个“君子,但见兄弟姐妹之况,总想搞点伙食改善,自思搞回“烙饼”,让饥肠得点“安慰”。但烙饼用料首要的是油,油从何来?仓库,那里有油。也只有从那里才可以搞到油。也只遂起“贼”心。想当回“梁上君子”。

“贼心”一起,我就先“踩点”,利用白天时间把仓库的情况摸的一情二楚,怎么翻越,怎么翻出,从什么地方下手,准备什么武器,计划周详。

问题很快就出现了个不好解决的事,大铁油桶当时是用手推拉的抽油机,晚上如果一抽肯定有响声,惊动隔壁炊事班的兄弟可不是好玩的,那不是遭打呀!

一计生来,我白天帮炊事班干点活,把油先抽到大桶里。他们也没有在意,还以为我在搞“好人好事”。

夜三更,我拿出“鼓上蚤”石迁的本事,用绳绑在准备好的瓶口上,搬了个凳子,心想先从门上望窗把瓶先吊入仓库,再开始翻窗,先入一脚,顺而入头,再入全身,悄然无声,静而落地。借微光把油瓶沉入油桶,偷得油来,岂不美哉?!但人算不如天算,万全又有一漏,岂不知,门上的望窗是插销把窗,几经推窗无果(动静也不能大啊)。遂告计划失败。

次日,我又去做“好人好事”,把事先准备好的瓶子放到仓库,乘老张抬米之机,我是手疾眼快,顺手就把瓶沉到油桶中,只听得“咕咚”一声,好亲切,好动听,好美妙,完全是“天籁之音”。我的油瓶进油了!

事毕二日,我真做了一次烙饼。手艺不高,但油还是不少哟!至今想起“咕咚”还那么悦耳,有一种欢悦感。

后记,其实老张当时已经发现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我笑了笑------呵呵。

(田智建)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