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绣马记 (陈廷银)  

2010-03-14 15:38:08|  分类: 青春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不看智建老弟的回忆,绣马之事几乎忘记,今日提起,勾起一段往事。拼凑点点滴滴,献给智建老弟,以谢助我拾起记忆;同时献给众战友,假如你周末还有闲余。

根据文中提供的时间推断,智建老弟提到的“绣马”,是1975年春节,我利用三天假期(战备值班)夜以继日完成的,图案是依照徐悲鸿的名画“奔马”临摹的。

交待一下历史背景。

1、按部队规矩,节假日通信单位必须战备值班,战备值班的时间从法定节假日的前一天18点开始,后一天8点结束,原则上节后补假(但基本难于兑现,因为不可能中断通信)。所以一到过节,特别是春节,没有亲人团聚,加餐之后伙食恢复正常,电视也没有,书也没什么看,只有借工作便利,把别人没有取走的收音机拿来听听新闻、样板戏什么的,百无聊赖。好在“少年不知愁滋味”,也没觉得难受,总想在节假日找点事干,打发时间。

2、上世纪70年代初到中期,美术作品除大量的宣传画外,市面上只有少量几幅画,一是徐悲鸿的“奔马”,二是齐白石的“对虾”,作为教学之用。这两幅画的最大特点是寥寥数笔,所画之物跃然纸上、形神兼备。

3、管理处每年给连队换破损纱窗,原来都是铁纱窗,74年用了一种新材料--尼龙纱窗,绿色。安装工人说此材料不生锈,比铁纱窗寿命长。

4、修理所有一镜框(长边24寸左右),搬家时玻璃破碎,安镜无钱,弃之可惜,于是在仓库里扔来扔去。

5、那个时候有个记录片(黑白),是讲苏绣作品的,对针法介绍特别详细。虽然后来的绣马,根本也无法借用苏绣针法(这非一朝一夕的功夫,而且苏绣一般为女性独有),但画是可以“绣”出的,给我印象很深。

这几件看似不相关联的几件事,使我蒙生了以下想法:把绿色尼龙纱窗固定在镜框上,在纱窗布上绣上徐悲鸿的“奔马”,绿底白马,不就是一副别致画吗。这正好可以作为春节的最好消遣。

选取徐悲鸿的“奔马”,一是我认为,此画中的马,一前一后,相互呼应、驰张有度,大气、有神。二是该画虽是国画,但具有剪影风格,适合单颜色刺绣。于是乎,74年我就蠢蠢欲动了。

要说准备,镜框、尼龙纱,是现成的,固定不是难事;针,可随便买;线,有计划票,够用;画,到新华书店买了一本书。但要把32开本的画,移到24寸的画(纱)布上又不失真,费了一些脑筋。

“文革”中(我一直认为,“九大”是“文革”结束的标志,76年之说是把白菜、萝卜一锅煮,无可奈何之举),看到别人在宣传板和墙壁上书写毛主席手迹,为了不失真,一般采用幻灯投影法和九宫格法。前者简单,效率高、不失真,但设备昂贵,还要制作胶片和有电;后者费时费力,但取材容易,场地不受限制。所以,大多采用九宫格法,就是将图形、图像画成若干纵横相等的格子,再在你要书写的地方画上同等的方格,对应每个方格“照猫画虎”即可,图形、图像的精度(失真度)取决于在原图上方格的大小或多少。精度与方格的大小成反比,与格的多少成正比。

我觉得第二种办法可以选用,于是我循序渐进开展“工作”,可问题却层出不穷。

首先是数纱窗(指画框,下同)里的纵横向网眼,由于网眼太小(1毫米见方),只有用针顺着一个方格一个方格的数,数着数着眼睛吃不消,累了一眨眼,针跳了格或忘记数了,又得重来,如此重复多次才算搞清。二是纱窗(画框)已定,网孔上的方格(网眼)已定,怎么在原画上划纵横线(九宫格)伤透脑筋。如按纱窗网眼数,原图根本划不下;只有按比例缩小,但又办不到,我手中只有直尺和铅笔,无法精确划分。想起中学用过的坐标纸(线性)和放大尺,按纱窗纵横比例在坐标纸上划出外框(尽可能满幅),这样就得到一个与纱窗形状一样的坐标纸,再数一下坐标纸框线内纵向方格数,与纱窗的纵向网眼数相除,就是纱窗与坐标纸的比例,得出坐标纸的一格,相当纱窗的网眼的N格。然后,我用放大尺将原图放大到坐标纸框线内合适的位置,用坐标纸当母本,按照母本的一个方格,在纱窗上绣几个“X”(按网眼对角线绣)。准备停当,万事俱备,就等75年春节了。

动工以后,发现种方法很吃力,假如是1:3的比例,就是坐标纸上一个方格,要在纱窗上绣9个网眼,下针几次就不知道某个方格对应的位置,必须要坐标纸的方格与纱窗的网眼1:1才行。这样不管何时何地起针,“按图索骥”就一劳永逸了。我将剩下的坐标纸一张张拼起来,数出与纱窗纵横网眼一样的方格数,再用放大尺把原坐标纸的图案放大到1:1的坐标纸上(为什么不直接从原图放大?因为原图在书上,很难与大坐标纸处于同一平面,非平面比例越大变形越大),这才安下心来。于是我在修理所的修理间摆下“战场”,挑灯夜战。张所长、堵技师和赵树民、张茂恩,赵生堂等所里战友看见,无不叫我休息休息,我那是好像“使命”在身,废寝忘食,三日毕、节日止,终于如愿。以后悬挂修理所寝室,结婚后悬挂家中,转业到湖北省劳动厅并分房后,又跟随到洪山宾馆不远处的新居,完好无损,一直视为年轻时的骄傲。1993年迁往广州时交弟弟保管,如今不知所踪,17年早已淡忘。智建唤醒记忆,遂成文章,以纪念23岁热血军人的别样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