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洒在小洪山

湖北省军区通信站(营)老兵群

 
 
 

日志

 
 

老兵回访纪实(二) 陈廷银  

2010-02-01 14:00:27|  分类: 回访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集结

老兵回访纪实(二)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1月8日,北京、河北、河南、广东和襄樊的14名战友,分别搭乘火车或飞机向武汉“集结”,河北北戴河的张淑惠先与北京战友会合,然后一同乘车;北京的杨英因到深圳出差并因航班原因,最早到达武汉天河机场,在机场呆了一个多小时等我(借用网络语言,我“好鸡冻”),我们成了最早到达目的地的人,随后隗朝晖、郑耀宽到达, 北京、河南的战友正点是晚上6点半以后到站。当我们到达驻地“卧龙山庄”,发现那里就是原通信站女兵宿舍、球场和菜地,郭萍文章中讲的一位战友的现场观感不错,我们今天晚上就要睡在曾经的营区里,隗朝晖觉得是在“做梦”。

老兵回访纪实(二)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第二天,我们都有了同样的感受:“冰火”两重天。

倒叙,先说“火”。一是通信站安排两台专车、专人(周所长、刘技术员)接站(机),我和杨英到后,黄辉站长专门赶来安排。因为武汉的堵车也有点名气,两趟火车都是六点半以后到,其中一趟还晚点,不知什么时候能到,以至通信处王强处长本来一桌的宴请,变成了三桌,六点半开席,七点多“北京人”到开一桌,八点多“河南人”到再开一桌。

一接一请,周到细致,“‘兵’至如归”的感觉油然而生。

老兵回访纪实(二)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二是邱建忠战友(继任营长)组织十几位原通信营连排干部和老兵在紫阳宾馆设宴,由于无法分身,让他们等到九点多,很对不起他们,但我由衷的感激这些曾经的老战友。

三是战友相见份外亲热,“五百年修来同船渡,千年才有再会时”,特别是几位女兵,可能千年的机缘还太少,她们中有的整整分别35年。因此,当男兵们进入梦乡时,她们的唠嗑奏鸣曲仍在进行,持续到凌晨3点。

第二天(9号)早上6点多就醒了,昨天的情景历历在目,没有什么比这“部队情、战友情”更好的诠释,没有比老部队、老战友对我的支持更动人。我发现两眼有些潮湿,一摸,是泪水。可能是人越老越脆弱的缘故,但我更相信是真情的流露。

老兵回访纪实(二)   陈廷银 - 小洪山人 - 青春洒在小洪山

再说“冰”。正碰上武汉前几天刚下过雪(部分避阳的地方还可看到),气温还没有回升。对于一南一北的两路老兵来说,还真是一个考验。虽说最低温度零下2度,最高6度,在黄河以北的地区看来,小菜一碟。但那里都有良好的供暖设备,室外天寒地冻,室内温暖如春。广州这边极端温度最低1度以上,但宾馆的空调(包括大型场所机场、商店等)也是很负责任地工作的。没想到,下榻的宾馆没有集中式供热,每个房间的分体式空调,功率不大制热也慢,虽然指示为25度,但你只有从室外进来才感觉到热气。我和茂叶半夜冻醒,起来找被子,可能宾馆认为有空调的缘故,只有一床薄薄的被子和薄薄的毛毯。多亏在部队学会了把脚裹紧,防止漏风的“绝技”,我们只得把各自的大衣从床铺处卷起,封住左右成一筒状,后来我的脚才慢慢有了热气暖和起来。

我们终于没有通过这次考验。

第一个“倒下”是我,第二天在“奥林匹克中心”聚会时,我已重感冒,讲话已“声嘶力竭”。晚上杨英请我去唱卡拉OK,我到了那里只有看的份,连讲话都非常困难。

北京、河南这些曾经的“祖国花朵”,筹行之初就提出了冬季到武汉,要有暖气的要求,并以罢行相“威胁”。我想,要在武汉普遍实行法定供暖,大概湖北省和武汉市人大近30年还排不上立法程序,指望立法解决“花朵们”的问题,可能性太小。就是真立了法,执行也要一段时间,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但是,我记得还在武汉时,关广富提出湖北要“中部崛起”,经过二十多年的打拼,宾馆制冷供热的问题,应该解决了。果然,家家宾馆都有空调并且说是双制式的。再说,我们这一批老兵,都经过了武汉高温酷暑和天寒地冻的考验。想当初,夏天,只有自动机房最好,在武汉“肉联”买几块大冰,放在大木盆里降温(复兴路时期),1987年女兵宿舍才首先安吊扇;冬天,每个班一个小泥炉,烧煤球,晚上睡觉还要移到室外,以免煤气中毒。那时侯,一条小薄垫(冬季加床草垫—稻草编织),上面是一床4斤的棉被(长江以南部队装备),再加一件棉大衣(新兵都是用老兵退伍时留下的,当时规定一件大衣要用8年),武汉的冬季(我赶上的极端低温是零下6度)年年如此。这些“花朵们”都经历过,何况现在宾馆条件再怎么艰苦也不会超过那时吧,相信她们一定能挺住。我太高估经过风雨洗涤的“花朵们”的持续力,不知曾经的“祖国花朵”,已晋升“奶奶”级行列,今非昔比。她们虽然没有在武汉“倒下”,但她们回到北京、郑州,不幸让她们的担心变为现实。

罪过呀罪过!希望看在曾经一个锅里吃过饭的份上,放老夫一马。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